人民网华盛顿6月20日电 (记者李志伟)近来,美国配方奶粉等一些日常用品短缺问题愈加明显,引发美国民众的焦虑和不安

人民网华盛顿6月20日电 (记者李志伟)近来,美国配方奶粉等一些日常用品短缺问题愈加明显,引发美国民众的焦虑和不安
人民网华盛顿6月20日电 (记者李志伟)近来,美国配方奶粉等一些日常用品短缺问题愈加明显,引发美国民众的焦虑和不安。《今日美国报》称“这个国家处于恐慌之中”。该报与萨福克大学近日联合发布的民调显示,71%受访者认为美国“走在错误的方向上”。美国总统拜登6月16日向媒体表示,在美国“人们真的、真的情绪低落”。“如果你想用一个直接的晴雨表,来反映人们在餐桌上谈论的话题以及事情是否进展顺利,那就是食物的价格以及加油站的汽油价格。”从表面上看,美国出现配方奶粉等商品短缺问题,是由于疫情以及供应链冲击。运输、劳动力和天然气的高成本加剧了供需失衡。货物运输变得更加昂贵。美国非织造工业协会名誉主席戴夫・鲁斯表示,美国创纪录的柴油价格削弱了司机的盈利能力,以至于一些司机拒绝载货。然而,这些现象背后的深层次矛盾在于美国经济和政治体制弊端,民众利益往往成为行业垄断、政商勾结、党派争斗等的牺牲品。一方面,美国高度自由化的市场经济导致很多行业存在严重垄断行为。美国非政府组织“食品与水观察”研究主任阿曼达・斯达巴克指出,美国联邦政府没有阻止企业的垄断行为,对于发生此次危机负有很大责任。彭博新闻社报道说,一些经济学家认为,除了成本上升外,消费品价格上涨也是企业权力的结果,企业提高价格以增加利润率。美国经济政策研究所称,美国企业的定价决策是“通货膨胀的传播者”。另一方面,美国政府治理之乱愈发凸显,体现为政治裂痕加大、新冠疫情失控、经济发展失衡。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威廉・高尔斯顿在《华尔街日报》刊文称,“拜登政府的反应太慢了”,65%的美国人认为拜登对重要问题和事件“反应迟钝”。美国政府问责局的多份报告显示,美国的食品安全体系分散在不同的部门和机构,职责重叠。美国联邦众议员奇普・罗伊表示,在疫情应对之初,就可以预见,数万亿美元的刺激法案会导致通胀、劳动力短缺、供应链中断等问题,并对制造商产生影响。而臃肿、无能、政治化的美国食药局加剧了这一问题。美国伦理与公共政策中心卫生政策研究员戴维・格尔特勒批评说,拜登政府“经常试图通过指责他人来掩盖自身的许多失败之处”。在赤字、供应链、经济政策和法治方面,美国都被带到了“几十年来的最低点”。(责编:徐祥丽、吴成良)责编:海闻